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食业百科

石亮河畔仙潭香

来源:中国食品招商网 2019-02-22 09:36 作者: 王法艇 编辑:小琪

石亮河日夜不停地奔流,沿岸的佳木媚草合着酒香馥郁着大娄山,在这里乐耕的人们每天沐浴其中,自然是醉美的生活和状态——他们把仙潭的传说远播,他们把仙潭的美誉流芳——而方久伦告诉我,除了美酒,他们还会给石亮河更多更美的妆容。

车过石亮河,迎面就是巍然的大娄山脉,奇特的丹霞地貌和喀斯特地形螺旋般交错着,蔚为大观。车行驶在蜿蜒的石子路上,一边是奔涌的石亮河水流,一边是巉岩巨石渗出的涓涓细泉,茂林修竹,翳日遮天,自然也就让太平古镇富有氤氲的气息。风来,鼓荡荡的黄荆林满是啸声和厚度,把黔北川南的风物和文化肆意播扬,行人至此,除纵目山林的奇峰拔地,感喟关塞极天的险峻之外,大抵是不会偃卧常驻的——除非太平古镇的仙潭美酒弥散的酱香可以让南来北往的迁客塌心实地安驻,除此,大娄山的美只属于自然肇设和文人的想象了。

太平是寓意安宁的吉祥词汇,语出《吕氏春秋.大乐》“天下太平,万物安宁。”而《史记.秦始皇本纪》亦云:“黔首修絜,人乐同则,嘉保太平。”更早的《东周列国志》云:“且说鲁相国季斯安享太平,忘其所自,侈乐之志,已伏胸中。”这些“太平”的读音是 tài píng,四声和二声嵯峨,读起来富有韵致,同样,也是仓颉造字时对未来的期待。而斯地太平古镇,“黔首修絜,人乐同则,万物安宁,意蕴祥和”。事实上这片土地上曾滋生着令人赞叹的红色故事,1935年遵义会议之后,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在石亮河两岸的大娄山中巧妙地与国民党四十万军队进行周旋,最终胜利突围,把红旗插遍石亮河流域。当时中央红军机关就驻扎在太平古镇。今天在太平渡口,依然耸立着一座庄重肃穆的纪念碑,默默注视着奔涌跌宕的石亮河。

如果不能溯流而上,在一湾古镇的臂膊并非到处都是瑰丽的自然风光,然而,登上石亮河槽运码头八十年前的砖雕灯塔,密集饱满的美景就迭迭重重,翠的是翡翠的溶液,橙的满是金子的纯粹,红的是丹崖深绛的情义,而渗入到我的身心的是浓烈馥郁的酒香和一种浓稠的化不开的芬芳——在高处,树叶的露珠和山间的云雾,也都泛着微黄的光芒——那是酱香白酒积年极致的微芒一般的景光了。

和赤水河一样,石亮河也叫美酒河——这条流着渚红色河水的大河是赤水河的丰沛支流。

苍茫的横断山是华夏大地的襟脯,大江大河是大地上的血脉,在浩荡的的江河面前,石亮河显然不那么壮丽磅礴,不那么为世人说赞颂,但,在饮者留名的饮者中,石亮河的分量不次于长江黄河在民众心目中的位置。读者诸君也许会问,何也?无他,石亮河在平铺直叙的坦荡中酝酿了一河堪比琼浆的美酒。“赞茅台,饮潭酒”,斯地斯人发音奇特,潭酒在他们的口语中就是仙酒——亦可见仙潭琼浆之美之佳之荣之耀了!

三年前,我应仙潭酒厂厂长方久伦先生邀约来过太平古镇,一脚迈进酒厂心都醉了。酒厂建在大娄山深处的一块近千亩的盆地,四维都是耸峙陡峭的山和葳蕤的树木,倘若夏日无雨,这里也不会干旱,但闷热和潮湿是必不可少的,适宜微生物的生长和繁衍,加之此地自古就有酿酒的习俗,早在西汉时代,今太平镇一带就盛产“枸酱酒”。千百年经久不息的酿酒活动,使微生物的活动更为活跃,种类也尤繁多。单从生活的方便来看,这里并非十分的宜居,但是,因为仙潭,这里每一块裸露的岩石上都敷满了诗意,每一棵树木都挂满盛酒的秀囊。高陡的大门呈现古意,拾级而上,酒香越来越馥郁,时光越来越浓稠,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似乎也醉眼朦胧迎接来访者。当日,我就住在酒厂自建的宾馆,与方久伦和他的几员大将夜饮仙潭,醉听霜露,借着朦胧的月光,发现自己精神世界的色彩竟与酒如此密不可分。现在,当我再次置身于大娄山的月光之下,在太平古镇的酒肆中酣醉时,我发现,沉迷这片境地的不止我自己,那些天南海北的酒君子在此闻香下马,之后往往也畅饮不自禁,醉卧恬然的月光下,细雨中,大有“鹪鹩尽一枝,鼹鼠干一饱,畅饮仙潭酒,此生可了了”的抒怀和感慨。

清晨,雾缈,濛雨,细凉,起伏的山脊犹如青兽瑞麟,这是一方宝地。几座万吨酱酒基酒库排列的井然有序。懂酒的人都知道仙潭基酒基地是中国酱香白酒的福地和宝坻,来到这里,方知面目的景深。从山的一角望去,耀眼的酒库朴素洁净,但可以看到库座上祲漫的青苔,风吹过,不仅酒香,还有沧海桑田的悠远和澄澈。我就想,是什么样的人在这里精耕呢?山下的几个黑点在雾气中移动,像祥云深处的生灵。“那些人推着蒸煮后的沙粒到发酵车间”方久伦说。“端午踩曲,重阳投料,一个轮次需要一年的周期再经三年窖藏,加上原料进厂,要五年才能勾兑出好酒,这样很多高沸点香味才得以保存,低沸点物资被挥发,酒味才变得醇厚、绵软、悠长和糜润”方久伦一边介绍一边陪我参观。他口中的时间和酒一起变化,而这种变化的方式丰富而暧昧,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春华秋实,酿造好酒。

我在仙潭的几天,早餐之外,每顿饭都要品尝酒厂的陈年佳酿,从红潭酱酒,到二十年青瓷酱酒,以至眼下市场畅销的青花仙潭,紫潭16年,青潭26年,我眼前的杯子里面注满了时光的精华,大有“古风华彩,静水流深”的感觉。古风华彩,是一种妆美,是一种视觉的感官;静水流深,这可不只是一种主观上的感觉,几杯美酒下肚,也就满眼的诗书画廊,“诗书趁年华”一般的蛊惑,也罢,“收拾小山藏社瓮,招呼明月到芳樽。”

崎岖的山道对于运送美酒是一种恰如其分的“揉和”,好在石亮河就奔宕在酒厂的脚下。仙潭酱酒酿造时间久厚,加之规模不比接邻的茅台和郎酒,自然就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调治了。当年规模小,也少有人家喝得起这样的珍品;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仙潭酒厂也得以高速高质地发展,如今它有上千名员工,年销售20多亿。现在的仙潭美酒一经出厂,就被运到石亮河码头。顺流而下,夹岸高山,鸟鸣啾啾,几个时辰也就到了太平渡口。水深港阔的码头便把美酒源源不断地运达四方。虽然很难再听到“装了仙潭酒,向下到泸州,先到太平镇,醉卧石河头”了,但,仙潭酒香与醇厚和百千年来的石亮河号子一样质朴沁人。

在太平镇夜饮时,雨打芭蕉,滴漏时无,石亮河水声衮衮,推窗观远,深黝色的大娄山欺逼凛然,全无白天的神采和飞扬。一杯酒入口,浩叹不禁,“月既不解饮, 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 行乐须及春。”,而这秋意沉醉的大山是让人惆帐与迷醉的。“醉来忘却巴陵道, 梦中疑是洛阳城。”我知道几千里外的洛阳秋天披寒,适宜红泥小火炉,绿蚁新焙酒的,但少了舒展和畅意,不如在太平古镇的“半夜觉来新酒醒,一条斜月到床头”的自在自由。“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就是在“故意长”中尽兴飞觞,遥想当年红军的壮烈与豪迈,感佩仙潭人倾心酿造生活的智慧。恍惚中,似乎看到一群群英雄从大山深处映现面前,在马蹄碎碎的清静中奔走,而双手捧着盛满美酒的仙潭人争相敬酒.......此时此景,一阕古歌漂来: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仙潭。天地既爱酒,爱酒不亏天。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歌声悠悠,宛如天籁,石亮河调琴,大娄山击罄,满峡谷的雨和雾就是一江的琼浆玉液了。

石亮河日夜不停地奔流,沿岸的佳木媚草合着酒香馥郁着大娄山,在这里乐耕的人们每天沐浴其中,自然是醉美的生活和状态——他们把仙潭的传说远播,他们把仙潭的美誉流芳——而方久伦告诉我,除了美酒,他们还会给石亮河更多更美的妆容。

行文至此,不禁自醉沈沈矣!

联系电话:0311-89105606 联系传真:0311-89105678 E-mail:foodszs@foodszs.com
版权所有:食品招商网 河北华糖云商营销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冀公网安备13010202001621 冀icp备15014280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 冀B2-2019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