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 | 泰国红牛再施压,要求奥瑞金停产、销毁“红牛罐”,赔偿3050万!

中国食品招商网 http://www.foodszs.com  2017/7/17 15:40:18 作者: 编缉:

最近,泰国红牛的持有方天丝医药一纸诉状把中国红牛的供应商奥瑞金告到了法庭。


这事儿挺突然,也挺闹心,但该做的还得接着做。奥瑞金在公告中称,在天丝医药与中国红牛就红牛系列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得到最终解决且本次诉讼取得最终判决结果前,奥瑞金将继续为中国红牛供罐。


命中注定?红牛的Logo,生动的描绘了现在的局面。



两头红牛,真的要比比谁的犄角更硬?


泰国红牛发难奥瑞金

要求停产、赔偿、公开道歉


因被起诉而进行停牌的奥瑞金,7月1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被告的两家公司分别是奥瑞金与北京奥瑞金包装容器有限公司,天丝医药称起诉奥瑞金是由于天丝医药与中国红牛关于天丝医药红牛系列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所致。


此次诉讼,天丝医药对于奥瑞金有6项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伪造、擅自制造原告“红牛”、“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 


2、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上述伪造、擅自制造的原告“红牛”、 “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 


3、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收回并销毁所有已销售及库存的伪造、擅自制造的原 告“红牛”、“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销毁用于伪造“红牛”、“REDBULL” 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 


4、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3000万元人民币及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产生的合理支出共计50万元人民币; 


5、请求判令二被告就其侵权行为在www.orgcanmaking.com及 www.orgpackaging.com网站首页和《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上发布声明,公开赔礼道歉,消除侵权影响,所发布内容须事先经原告审核同意; 


6、请求判令二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从“伪造、擅自制造”这些字眼可以明显感觉到,泰国红牛“来者不善”,拿奥瑞金开刀,基本就是和中国红牛公开撕破脸了。


针对此次被起诉,奥瑞金表示作为中国红牛的包装供应商,与中国红牛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一直按照中国红牛技术要求和订单计划安排中国红牛饮料空罐生产。


奥瑞金和中国红牛可谓一路共同成长起来的战友。1994年,55岁的关玉香在海南嗅到商机,带着30万元钱在小城文昌成立海南奥瑞金包装实业有限公司。1995年,红牛开始进入中国,在深圳设厂,并对包装提出了一项特殊要求:焊缝采用粉末补涂。这项特殊要求令竞争对手止步,奥瑞金则通过引进新加坡的人才和设备,成功把粉末补涂技术引入中国,抓住了和红牛合作的机会。


1997年,红牛挥师北上,在北京怀柔雁栖工业开发区设厂。关玉香和其子周云杰力排众议,也追随红牛返京,在距红牛仅800米的地方选址建厂。2003年,红牛在湖北建厂,奥瑞金也进入湖北,两家企业在同一个厂区里各自建厂。在广州建立第三个工厂时,红牛和奥瑞金索性共同建厂,像办公楼、宿舍、食堂全在一起,甚至两家企业的生产线都嫁接在一起,生产效率和成本控制进一步提升。据奥瑞金2016年年报披露,红牛装罐业务对奥瑞金的营收贡献度高达65.47%。奥瑞金因中国红牛而成长为市值过百亿的一线包材商,自然也会始终站在严彬这一头的。


独家持有红牛全球商标权

天丝医药无意退让


换个视角,从泰国红牛的角度来看看他们是如何描述这个事件的。


据泰国媒体报道,金罐红牛20年商标授权于去年到期,创始人泰国曼谷许书标家族与严彬一直在就谁应该拥有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的权利争论不休。


中国是红牛最大的销售市场,年销售量可达50亿罐,同时也是将两个显赫的亚洲企业连接在一起的纽带。严彬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获得了红牛创始人许书标家族的许可,在中国生产销售红牛。


严彬和天丝医药在延长商标使用权上一直有分歧。严彬并没有说出双方谈判细节,但他称自己是泰国红牛的中国合法拥有者,使红牛建立起了其在中国数百亿美元的财富。“我很确定能够取得商标使用权”,他说:“我在中国市场广告和工厂中投入了全部的资金。这才是我要最关心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人说红牛是严彬的。”天丝医药由创始人Chaleo(许书标)的后代运营,天丝称自己才是中国红牛当仁不让的拥有者。这家公司说:“他没有包括红牛中国商标在内的任何知识产权,在任何国家都不具有。”这家公司还说:“第一次将红牛引入中国还是20多年前,我们对自己的品牌有100%的控制权。”


食品板又翻阅了天丝医药的官方网站,上面有一段关于红牛发展史的描述:


天丝医药旗下有4大品类、9大品牌,逾30条产品线, 超过2600名员工遍布全球,是全球红牛配方和商标权的独家持有人。



1956年,许书标在泰国创立天丝医药1975年,许书标成功研发红牛饮料;1982年,天丝医药开始向新加坡出口红牛饮料1987年,天丝医药与迪克·梅特舒兹在奥地利共同创立合资企业,开始面向欧洲以及全球销售碳酸型红牛饮料。


接下来是重点:1993年,许书标特意选址其父亲的家乡海南省,创立海南红牛功能饮料有限公司,将产品的中文名称命名为“红牛”,首次向中国引进红牛饮料,为家乡发展做贡献;1995年,许书标及其家人与其他股东成立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不同于梅特舒兹,这段描述中对严彬只字未提,只用“其他股东”一笔带过。




在泰国,红牛瓶装(150ml)和罐装(170ml)的零售价分别为10泰铢和13泰铢,约合人民币2元以及2.6元。


此外,据称天丝医药旗下的运动饮料品牌“SPONSOR时保乐”在东南亚地区的市占率达到80%以上,并在2013年10月通过中商集团登陆中国厦门地区,但是基本没有打响什么知名度,已成海底沉石。


从商标归属到诉讼博弈

红牛的水有点深


泰国天丝CEO许馨雄


2003年,许馨雄接任天丝医药首席执行官,并负责企业在华事务,也主导了此次和华彬斡旋商标归属。


近期与红牛有关的几条诉讼,也可一窥红牛品牌授权将到期时,各方利益的暗中博弈,作为大股东的泰国维他命与红牛维他命之间的诉讼已经将双方的矛盾公开化。


一份落款为今年4月7日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红牛泰国公司曾经以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为由提起诉讼,并请求红牛公司立即向北京市工商局办理红牛公司的董事变更备案。


此外,红牛创始人许书标的许氏家族,似乎也想在中国品牌授权行将到期时,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

一份从汇法网获取的裁判文书显示,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曾于2016年11月15日立案,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红牛维他命的股东之一)起诉许氏家族的许馨雄,提出2016年4月许馨雄经工商变更登记为红牛维他命董事,早在2015年4月其已经是海南红牛饮料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由于其同时担任两个公司的董事及高管,而这两个公司属于同类业务,存在竞争关系。环球公司提出,许馨雄在未经红牛维他命的同意之下,“操纵海南红牛公司在中国市场销售”,认为其侵占了原本属于红牛维他命的商业利益。但法院判定上诉理由不成立,上诉请求也被驳回。


回到奥瑞金的这桩案,据相关律师表示,由于该案属于国际间诉讼,通常会涉及法理差异等复杂事项,因此也难在短时间内得到最终答案。中国红牛到底会成为当年和达能打赢跨国官司的娃哈哈,还是下一个被迫改头换面的加多宝?


反正,其他功能饮料品牌正在磨刀霍霍,抢地盘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来源:食品板